第三十九章 路遇劫匪(1 / 2)

“天色已晚,明日还要继续赶路,大家早些休息吧!”,李杨说着,取出锦帕,擦了擦手上的油渍,正欲起身,却见远处火光点点,似有大队人马,迎面而来!

“今日出门,怎就忘了看黄历啊!”,李杨很郁闷!

四人闻言,纷纷起身,遥望徐徐而来的队伍,赤眉皱眉道:“队形散乱,不似郡卒!”

王良深以为然,道:“行军缓慢,毫无章法,火光异常摇晃,此乃下盘不稳所致!”

“下盘不稳?”,韩豹不解道:“何意?”

“长期挨饿,以致四肢无力!”,王良回道!

望着越来越近的队伍,赤眉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此等蟊贼,毫无战力可言,退此贼,吾一人足矣!”

韩豹拔剑在手,冷声道:“我来!”,一身杀气蓬勃而出,令赤眉如坠冰窟!

赤眉不自觉后退一步,望着韩豹的背影,暗暗道了一句:“疯子!”

半刻钟后!

数十名高举火把的贼寇,将李杨五人团团围了起来!

望着衣衫褴褛,骨瘦如柴的一众贼寇,韩豹长长叹口气,缓缓收剑入鞘!

李虎为之侧目,调笑道:“下不去手?”

指了指站没站相,坐没坐相的贼寇,韩豹冷哼道:“杀鸡焉用牛刀?看看这群废物,杀他们,我怕脏了我的手!”

“有肉!”,人群中,不知谁喊了一句!

众贼纷纷循声望去,待其看到虎肉之后,立即便围了上去!

“注意军纪,莫要乱跑,都给老子严肃点,打劫呐...”,一名头目模样的瘦高年轻人高声维持着秩序!

一名身着皮甲的口吃之人,无奈下令道:管他们,让他们吃...吃...吧!”

领头的松了口,年轻头目立马来了精神!

“给我留一口!”言罢,头目飞也似地跑了,跑的时候还不忘回头,胡乱指了指身穿皮甲之人,道:“那是咱们二头领,现在由他来向你们训话,你们可得仔细着点,二头领能耐大得很,惹急了他,小心生撕活剥了你们!”

二头领一脸慈祥的望着年轻人的背影,笑骂道:小子天的胡说八道!”

理了理身上的皮甲,望着李杨五人,二头领例行公事道:打...”二头领口吃的毛病似又加重了三分!

望着面容扭曲的二头领,李虎好心提醒道:“打劫?”

李虎咦?了一声,不解道:“对头是什么鬼?”

领说了,此山..开,此树....我栽,想从此路过,留下......!”

说到“留下”二字时,二头领是说什么都说不下去了!

啪啪两声脆响,在李杨五人一脸惊讶的目光中,二头领狠狠扇了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!

“我去!!!这便是传说中的发起狠来,连自己都打?”,李杨惊讶道:“是个狼人!”

比狠人还多一点!

李虎连连摆手,道:“冷静些,不至于,不至于啊!”

“留下买路财!”,韩豹捂脸道!

“哎!”二头领长长叹口气,无力道:“要钱还是要命,速速给句痛快话!”

“呦!口吃好了!”,李虎连连鼓掌,毫不掩饰嘲笑之意!

“别贫了!”李杨拍了拍李虎的脑袋,冲赤眉使了个眼色!

赤眉微微颔首,从怀中取出腰牌,将之递给了二头领!

二头领借着火光,低头查看,却见巴掌大的腰牌上赫然刻着几个字,背面刻有:辽东,军侯!正面则刻着王宇的名字!

“军爷饶命!”,二头领高举双手,将腰牌举过头顶,动作熟练,令人咋舌!

辽东铁骑,威震天下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!

本以为仗着人多,能够将李杨五人给吓住,未曾想,竟一头撞到了铁板上!

李杨一脸无语道:“这也太业余了吧?”

王良凑至近前,微笑解释道:“此等乌合之众,似寇,却非寇,他们常以要饭为主,打劫为辅!”

是...”二头领连连点头!

众人见状,纷纷放下手中吃食,围了上来!

二头领见状,连忙出言申斥道:“此乃辽东....军爷,汝等还.....傻愣着做....什么?还不快快跪下?”

扑通!

扑通!

二头领话音刚落,众人纷纷跪倒于地!

年轻头目嘴里嚼着皮糙肉厚的虎肉,口中囫囵不清的磕头求饶道:“吾等皆为良善黔首,还望好汉高抬贵手,饶吾等一命啊!”

待其将虎肉咽下之后,李杨笑道:“吾等并无伤人之意,诸位尽可放心!”

“谢好汉不杀之恩!”

“谢军爷饶命之恩!”

“军爷仁义!好人有好报!”

“祝诸位军爷一帆风顺、二龙戏珠、三阳开泰,四季平安......”

“得得得!趁早打住!”,李虎出言喝止道:“懂的还真不少呢!”

李杨微微躬身,与众人见礼道:“吾等公干,路经此地,多有叨扰,还请见谅!”

二头领连连摆手,道:“不敢,不敢。您走的是官道,该道歉的理应是我们才对!”

“山寨坐落在何处?我等想前往山寨借宿一晚,不知可否?”,李杨问道!

李杨想入寨一探究竟,若果如众寇所言,他们皆为良善之人,此事便就此作罢。

若有欺瞒,李杨便要大开杀戒了!

二头领颤声道:“小寨粗鄙,怕污了军爷的贵体!”

李杨摆了摆手,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:“不妨事,此事就此定下,前方带路吧!”

二头领连连应诺,令年轻头目从前带路,然后自告奋勇的跟在了李杨的身边,美其名曰:吾为质,军爷宽心便是!

李杨用眼神示意李虎几人,令其时刻保持警惕,尽量占据有利地势!

四人纷纷点头应诺!

王良从前开路,在年轻头目身后,亦步亦趋的跟着!

虎豹分立于李杨左右,从旁护卫!

赤眉持弓,走在队伍的最后方,为四人殿后!

说起弓箭,倒也有一桩趣事!

五人中,赤眉射术最佳,王良次之,虎豹最差!